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考试报名 > 正文
考试报名

天使面孔的绝命毒妇肢解前夫后弃尸各地又对自己亲生母亲下手

发布时间:2022-05-22

  【本文节选自网文作者:知乎小透明,有删减;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号之前所写“美女罪犯十案”中,有一位是韩国美女毒妇高宥贞,她残杀前夫肢解后弃尸全韩各地,手段极其冷血。

  但韩国还有一位女性杀手比高宥贞容貌更美,手段更残忍,心肠更歹毒,犯案更恶劣。

  今天,我们聊一聊这位被精神病专家开除病籍的变态美人那充满罪恶的一生:严仁淑案连环骗保案。

  因为韩国刑案政策——不公开重大案犯的影像资料,所以本案没有太多图片信息。

  韩国整容业全球顶尖,人工制造了风靡全人类的韩流美女,但严仁淑是不折不扣的天然美人坯子。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严仁淑却并不是被众星捧起来的光洁白月,而是个问题少女。不过,此时的她也仅仅是有些道德瑕疵而已。

  几经尝试,严仁淑最终在保险行业扎根下来,赚钱的欲望,加上打鸡血式的培训让严仁淑下了一番功夫勤学苦练,很快成为一名保险设计师。

  然而,令所有人都想不到,这些成绩没有让严仁淑成为业绩高手,反而成为她后来泯灭人性地犯罪的技术指导。

  成人世界的示好不像学生时代那么青涩,而是烈如火疾如风,严仁淑在李某疯狂的追求下动了心,不顾父母的反对和他走在了一起。

  上班不到9个月,严仁淑就把重心转移到共筑爱巢上来,二人登记结婚,很快孕育了一个孩子。

  对一般小情侣来说,孕育孩子是幸福更上一层楼的表现,但严仁淑却陷入了越来越深的苦恼之中。

  严仁淑变得更加深沉,内心发育着无法宣泄的罪恶,但是,到目前为止她还能凭借仅存的一点人性加以压制。

  2000年2月,她女儿出了意外,从高处跌落造成脑震荡,竟然一伤不治,早早夭折。

  因为负责此案的警方公布信息极少,传言出来就有很多版本。有人说她女儿是从桌子上不小心掉下来的,有人说是从楼梯口摔了下来的。

  在无法磨灭的丧女之痛中,保险公司的一笔赔付却让严仁淑在黑暗中看到一条邪恶之路。

  她以前帮人设计如何购买保险,从没觉得保险有什么用,但手上的这笔钱,让她以受益人的身份体验到了来快钱的快感。

  同时,她频繁前往精神病院进行治疗,声称自己患有严重抑郁症,经常失眠,非常痛苦。

  但严仁淑一颗药丸都没吃过,而是将这些药丸当宝贝收集了起来,偷偷掺进丈夫李某的饮水中。

  李某被抑制类药物侵蚀,逐渐变得精神萎靡,昏昏欲倒,在下楼梯时被严仁淑在背后轻轻一攘,就沙袋一样滚落到楼下。

  如严仁淑所愿,丈夫因脑震荡住院,保险公司核实情况后赔付了34万韩元(约合2000人民币)。

  虽然钱不算多,但不劳而获的感觉还是让严仁淑默默数着钱狠毒地暗笑,并在一个月内故技重施,再次将丈夫推下楼梯。

  两次成功骗保,让严仁淑信心大增,但保险公司却起了怀疑,一个人两个月内发生了相同的意外,抠门到家的保险公司不起疑才怪。

  但是严仁淑早有准备,她向保险公司解释,丈夫李某有精神病史,机体控制本就不如常人,加上丧子之痛,所以整个人很萎靡,因此才意外不断。

  但他们哪里知道,李某萎靡不振是事实,但原因却不是精神刺激,而是严仁淑不间断的药物控制。

  这样一来,严仁淑歹心大起,在研究保险条款,得知眼睛失明是仅次于死亡的高额赔偿保项后,一个残忍的计划浮上心头。

  2000年5月,严仁淑加重安眠药量,等丈夫昏睡过去后,用消过毒的针刺穿他的视网膜。

  严仁淑却凭借出色的外表,和骗来的保费,潇洒地混迹于夜店和酒吧,和各种风格的帅哥打得火热。

  2000年6月,李某出院后回到家,严仁淑趁将热油直接淋在他脸上,造成重度烧伤。

  频频得手还没有任何人察觉,严仁淑越来越大胆,先是上演了一些丈夫李某浑浑噩噩大闹情绪的戏码给家人看,然后用水果刀捅伤其腹部。

  有了这些铺垫,严仁淑再无顾忌,于2001年1月和2月,分别捅了丈夫两刀。

  对于丈夫的死,严仁淑没有多余情绪,只是觉得太可惜了,自己没把握好尺度,竟然让他轻易就死了。

  林某是个运动员,外形俊朗,身体素质一级棒,二人颠鸾倒凤,林某深得严仁淑欢心。

  为了加深林某对自己的忠诚度,她隐瞒了自己的婚史,将自己包装成清甜白富美姐姐,并出手阔绰地给林某买了一辆SUV。

  早已开始同居的二人更是谈婚论嫁起来,但严仁淑的目的只有一个,将林某当成了下一个挣钱工具。

  林某不幸伤到尾椎骨,下半身竟然动弹不得,严仁淑可是高兴坏了,自己使坏的手法可是越来越专业了,这样一来,林某还不得乖乖变成自己砧板上的肉啊?

  保险即将到账,但严仁淑和林某还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她是无法获得这笔钱的。

  所以,趁林某行动不便,她爱意绵绵地给林某灌迷魂汤,让他放宽心养伤,无论如何会养你一辈子,如果你不信,你授权给我,我现在就拿着咱俩的资料去区政府登记结婚。

  严仁淑又在林某身上再次成功骗保,腰椎伤,右眼伤,意外身亡,三起赔偿,严仁淑收获了7689万血腥韩元(约合44万人民币)。

  这次,严仁淑迎来一次重大危机:林某的家人对儿子的死亡表示非常怀疑,提出要进行尸检,查出真正的死因。

  眼见败露在即,严仁淑灵机一动,为了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力,惊世骇俗地提出要与林某举办灵魂婚礼的请求。

  她声泪俱下地痛诉自己爱情的不幸,自己怀了孩子,心爱的林某就这样先她而去,老天怎么对她这么残忍啊。

  接着又说她不打算放弃,要与林某举办冥婚,即便身躯不再,灵魂也要永远在一起。

  她盘算了一下,去勾搭男人建立关系再下手,怎么也得一年半载的时间,这实在有点麻烦。

  严仁淑已经没有耐心等待这么长时间了,这个表面天使的魔鬼抛弃了所有的人性,将嗜血的眼神,落在了亲人身上。

  包括哥哥姐姐在内,一家人都非常同情严仁淑这两年不幸的遭遇,两次组建家庭都遭遇灭顶之灾,对于她重回家庭怀抱,大家自然很欢喜。

  重新接纳了严仁淑的父母哪里知道,他们不是接纳了自己的女儿,而是接纳了一个饮血的魔鬼。

  她舌灿莲花,说这是延年益寿的饮料,挺有名堂的,母亲不疑有诈,完全喝了下去。

  2003年7月,母亲精神状态也开始迷糊,她便加大药物剂量,让母亲深度昏睡,用事先准备好的注射器刺瞎了她的右眼。

  值得注意的是,严仁淑非常狡诈地将保险受益人名字填写为哥哥的名字,但当事人都不知情,实际管控还是在自己手里。

  严仁淑心怀鬼胎和哥哥在餐桌上推杯把盏,酒量很好的哥哥竟然很快醉的不省人事,实际上是被严仁淑偷偷下的药给麻痹了。

  为了高额的保费,严仁淑的目标还是哥哥的眼睛,鉴于刺瞎这种方式已经用过三次了,虽然没有人识破真相,但她不敢继续用。

  失败的尝试,留下了一些隐患,虽然暂时没有查到自己头上,严仁淑也不敢再顶风作案。

  她组局让两个哥哥来自己家里聚会,将两个人都药倒,然后在房间里纵火,假造意外的发生。

  但右眼失明的大哥已经对安眠药有了一定的抵抗,万幸被刺鼻浓烟刺激得醒了过来。

  她对至亲下手这几次,严仁淑又获取了2亿4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14万)。

  她再大胆也不敢再将谋杀放在家里人身上了,毕竟她和家人重归于好之后短短时间里,就发生了太多意外,大家都乱议纷纷。

  严仁淑找上门,声色俱佳地表演了一番,说自己家门不幸,不小心发生了火灾,修缮期间无处可去,希望在她家里暂住一个月,到时候连欠的工钱一起付给她。

  火灾的紧急恐惧过去之后,姜某越想越不对劲,严仁淑家里失火住进自己家,自己家里也就失火了。

  她向警方声称,自己女儿出了意外之后,她精神大受刺激,所以,行为不受控制。

  严仁淑被警方严密调查,深挖她这些年的过往,越查越心惊,直到围绕着她产生的数起保险赔付案件都清晰,大家才毛骨悚然地发现真相。

  当世无二的案例,让严仁淑成为众多心理学家,精神病专家,犯罪专家等研究的对象。